摆脱旧习 超轶古人——徐培晨笔下的猴

阅读:10  时间:2019-06-04



乾坤清气(国画) 138×68厘米 2018年 徐培晨

画家徐培晨是当今中国画坛的画猴名家,甚至有人誉之为“当代易元吉”。北宋画猴名家易元吉,初工花鸟,后见赵昌之迹乃叹服焉,曾说:“世末乏人,要须摆脱旧习,超轶古人之所未到,则可以谓名家。”(《宣和画谱》)遂写獐猿,驰名千载。徐培晨也力图摆脱旧习,超轶古人,从20世纪80年代初起,他逐渐把自己的中国画创作题材锁定于猿猴。21世纪初,他在全国各地举办个人画猴巡回展览,颇受画坛诸位名家好评,其中程大利题词赞曰:“为猴传神,不让前贤。”

徐培晨画的猴之所以能够摆脱旧习,超轶古人,为猴传神,不让前贤,首先得益于他的写生。易元吉也曾游历荆湖一带的名山大川,与猿猴为伍,留意观察,“故心传目击之妙,一写于毫端间,则是世俗之所不得窥其藩也。”(《宣和画谱》)数十年来,徐培晨游历的名山大川,比易元吉所到之处更多更广,峨眉山、海南岛、黄山、崇左、花果山、泰山、神农架、西双版纳、昆明动物园、火焰山……凡有猿猴聚居的地方,他几乎无处不到,处处留意观察写生、速写或默写。徐培晨由写生所熟悉的猿猴品种也远超过一般画家,白眉长臂猿、狮尾猴、黑白疣猴、白头叶猴、金丝猴、熊猴、蛛猴、台湾猴、日本猴等200多种猿猴,都一一奔赴他的笔下。通过长期的大量写生,他不仅掌握了各种猿猴的形体特征和生活习性,而且捕捉到它们各种灵活的动态和丰富的神情,心传目击,自臻妙境。

传统中国画重视笔墨,也重视写生。当年齐白石画虾,如果没有对活虾的仔细观察写生,就不会把虾的形态刻画得如此生动,不会取得超轶古人的画虾造诣。现在我们有些画家片面追求旧式文人的笔墨趣味,忽视写生,结果其作品难以摆脱陈旧的笔墨程式,缺乏生气。当然,中国画的写生不同于西画的写生。中国画的写生与写意是互为表里的双向互动,在写生主要是默写的过程中已经渗透了画家的情感意蕴,根据中国画传统图式对写生对象进行了一定的加工提炼,同时又根据画家的情感意蕴和写生对象的特征对传统图式进行了适当的矫正,从而创造了一种个性化的新图式。徐培晨的写生正是如此。他在对猿猴写生的过程中灌注了自己对这一类与人近似又比人活泼的野生动物由衷的热爱,参考历代名家画猴的传统图式对猿猴形象进行了一定加工提炼,同时又根据自己的情感意蕴和不同猿猴的形体毛色特征对传统图式进行了适当矫正,从而创造了一种个性化的新的画猴图式——“徐家样”。《徐培晨百扇集锦》就是“徐家样”猿猴的一种集中展示。

我们从《徐培晨百扇集锦》画册的100余幅扇面中,可以看出“徐家样”猿猴的艺术特色。画家把猿猴的写生造型与写意笔墨结合起来,既注重形似又强调神似,而在猴子的面部五官和张口伸臂的动态刻画上显示出画家个性的印记,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徐家样”猿猴。画家在经营位置上颇具匠心,100余幅扇面的构图互不雷同,画面上的猴子也姿态各异。大多数画面带有山石林泉草木的衬景,便于营造猿猴生活的朴野自然的意境;有些画面背景空白,或题写诗句或点缀山果,别有情趣。画猴题材易俗而难雅。徐培晨却凭借多年的笔墨修养,发挥写意水墨浓淡虚实处理的特长,基本运用以花青赭石为主的浅绛设色,偶用浅红或石绿,保持着画面清雅脱俗的色调。这也是他摆脱旧习、超轶古人的可贵之处。


友情链接: 16yg.space    amsp85.com